首页 > 新闻速递

第51章 那是我愿意拿命去换的女人

“我说五哥……我这伤……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和那丫头无关……你若找那丫头的事,我跟你没完!那是我愿意拿命去换的女人……你敢动她?”

“啊?”五哥撑大眼睛,跟随着担架一起走着,弯着腰听着金勋说话。

“你自己弄的?怎么会啊!”

“就是这样的!你告诉默天他们,就说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不能说出去那个丫头……听到没有?”

“哦,哦,好吧。”五哥很不理解金勋。

这血都淌了有五斤了,金勋这小子竟然谁的事也不找。

“阿勋!五哥,阿勋如何?”雷萧克已经率先喊道。

五哥马上起身,看到了昂然阔步而来的陈默天,先就吓得身子颤了颤。

他是商人,虽说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用在和这些阔少爷们处朋友上,不过说起来交情,还是人家这几个人深。

阿勋在他店里出了事,他一是脸上挂不住,二是也怕陈默天找茬。

陈默天那种人,平时看着淡淡的,冷冷的,你无法很接近,不过他却也在大面上都给足你面子,越是这样,你越是拿不准,他会不会谈笑间就摘了你的脑袋。

“默、默天……萧克……你们都来了啊。”五哥说话有些结巴了。

陈默天仅仅是朝五哥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马上凑到担架前,修长的手指熟练地掰过金勋的头,查看了一下后脑的伤口,然后翻了翻金勋的眼皮,低头,凑过去,轻声问,“阿勋?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回答我。”

金勋懒洋洋地睁开一点眼缝,想笑,嘴角却扯出来个很难看的唇线,“呵呵,默天……来了啊。”

“嗯。”陈默天板着脸应了一声,问,“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幻觉出现?”

金勋闭上了眼睛,吐着气,“感觉啊……还死不了……没有幻觉……”

陈默天那才松了一口气,一摆手,下令,“即刻送往医院急诊!”

刘逸轩就跟随着担架,着慌地说着,“阿勋,你没事的,放心啊,哥们全到了,你一定没事的,阿勋,挺住啊。”

雷萧克也慌了,也跟着担架疾疾地向外走。

金勋就低声笑,断断续续地说,“逸轩……你小子如果为我……哭了……我可以考虑……爆你一次……免得你死的时候……还是个处……”说着说着,金勋就没有了声音,晕了过去。

刘逸轩紧紧攥着金勋的一只手,眼眶红红的。

外面刚刚停下来了急救车,因为是陈默天打过去电话,直接打给了院长,所以吓得院长都从小情人的床上跳了下来,驱车赶了来。

迎接金勋的人,一个个都是各个科室的主任。

陈默天留了下来,他阴森森地看着五哥,拍了下他的肩膀,说,“五哥,跟我说说这事的起因。”现在,陈默天重点就是要抓出来,到底是谁做下的这件事!被他抓住,哼哼,等着点吧,有他的好果子吃。

五哥被陈默天那一掌拍得,差点瘫下去,要哭的样子,“唉,默天啊,哥哥愧疚啊,在哥哥的地盘上,竟然都发生了这等事,是哥哥的错啊……默天……”

陈默天淡淡一笑,“好了五哥,这事你不用担责任。你只把你知道的事情说给我吧。”

五哥点点头,带着陈默天一边往出事的8808房间走,一边说着:“今儿个吧,阿勋老早就来了,见了我就跟我明讲了,他是来勾搭他的小女友的。咦,默天,阿勋看上的那个小丫头片子你知道吧?”

陈默天就点点头,“嗯,我知道这件事。你接着说。”

“哦,我瞧着那个丫头也没有什么,很一般。咱也不晓得阿勋看上她什么了,迷得那样哦。后来阿勋让我给他随便抓来十个男人,结果喊来了吧,这小子竟然是问问题,一个问题奖给一万块……”

陈默天皱皱眉头,禁不住笑骂:“这个混账东西,就知道烧钱玩。”

“问的问题很古怪,什么如果他喜欢一个女孩,人家不喜欢他怎么办之类的。后来,他那个小女友不高兴了,嫌他乱烧钱,就跑来阻拦,我就带着那些人都撤走了,屋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俩。再然后,就出事了。”

陈默天眯了眯眼,接过去五哥敬献的香烟,五哥又毕恭毕敬地给他点燃,他吸了口,吐出来几个烟圈,那张邪魅的俊脸在烟雾中几分不真实。

“嗯,这么说来,出事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在场喽?”五哥猛一抖,抓抓头皮,说,“刚才阿勋说,是他自己不小心碰的,和任何人没有关系。”

“哦?”陈默天略略抬了下眼皮,瞄着五哥。

饶是五哥那么老的老男人了,依旧被陈默天那飞扬的诱人眼风看得浑身麻酥酥的。

美男啊。

陈默天垂下眸子,想了下,马上就站了起来,“嗯,看来阿勋是不想咱们碰他的那个丫头。既然阿勋都可以不当回事,咱们也就不再追究了。”陈默天淡淡地说着,五哥那才仿佛被赦免了死刑,长长地松口气啊。

“是啊,是啊,阿勋很喜欢那个女孩子。”

“嗯,五哥,既然那个女人是阿勋目前很在意的,那么你就多照顾下,不要让别人欺负了去。”

“放心吧,默天!这事,包给哥哥了!”五哥大包大揽的许着,一面随着陈默天往外面走,打算一起去医院蹲点去。

走到乱哄哄的大厅时,五哥指着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咬着陈默天的耳朵大喊,“默天,你看那边!刚才领班告诉我,那个背对着咱们的女孩子就是阿勋喜欢的那个!”

“哦?是吗?”陈默天停下步子,顺着五哥的手指的方向往那边看。

嗯?!陈默天浑身一个激灵!仿佛有一份电流通过全身!那个身影……那个背影……为什么这么眼熟?就像是莫浅浅那丫头……小小的,不胖不瘦,腰细细的……像是某种小动物……陈默天禁不住眯了眯眼。

那个身影正给一桌人送酒,一瓶一万博体育安卓手机版因为有着最资深信息团购和活动而受到了大家的喜欢,万博体育安卓官方网是一家上市十年之久的老品牌娱乐网站,万博体育安卓官方网下载客户端平台保证等级评定的结果是最大程度上的公正和公平,瓶地往桌上放,看动作比较笨拙。

连那个笨手笨脚的样子,也很像是莫浅浅。

五哥悄悄看了一眼陈默天。

怪哉了,对女人最不感兴趣的默天,竟然看那个女孩子也看的如此投入啊。

这女人,不一般啊。

“浅浅!走啦,你真慢。”白莎莉喊着莫浅浅。

她刚才送的酒比莫浅浅的多多了,她都放好了酒,莫浅浅这丫头竟然还在忙。

自从金勋出了事,白莎莉就成了受惊的兔子,基本上到哪里都要和莫浅浅靠在一起,像是玩蕾丝。

莫浅浅放好最后一瓶酒,应着,“哦,哦,来了。”转身,对着白莎莉撇撇嘴。

陈默天正好看到了她的正面。

微微有些错愕,然后叹口气,拔步就走。

虽然很远,不过他还是看清楚那个丫头的脸,她不是莫浅浅。

哈哈,自己真可笑,莫浅浅那个小呆瓜也不可能出现在夜魅啊。

陈默天自嘲着,除了夜魅,跳上了自己的车。

白莎莉和莫浅浅并排走着,又看了一眼莫浅浅头上的假发套,说,“你非戴着这个东西干什么啊,不热吗?”

莫浅浅往上托了托夸张的黑框四方眼镜,叹息:“唉,没法啊,总觉得换个造型,就安全一点。这样子是不是就不会被正虎堂认出来?”莫浅浅在休息间里找到了不知道谁放在那里的假发套,是沙宣的发型,还是金色的。

又摸来一副四方的难看的黑框眼镜,戴上了。

只有眼镜框,没有镜片,想必是主人丢弃的。

她这副古怪的样子,刚才陈默天在远处当然认不出谁来。

白莎莉叹口气,“算了,我想开了。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过。愿意什么时候死,就什么时候死吧。”

莫浅浅更大声地叹气,“唉,为什么疯子杀了我们就不犯罪,而我们杀了疯子就犯罪呢?太不公平了!”

白莎莉敲了莫浅浅脑袋一下,凶她,“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啊,人家金少爷不是疯子,绝对不是疯子!”

莫浅浅可怜兮兮地瞄了一眼白莎莉,说“好吧,就算他不是疯子吧。可是……我现在被他缠得,我都万博体育安卓手机版因为有着最资深信息团购和活动而受到了大家的喜欢,万博体育安卓官方网是一家上市十年之久的老品牌娱乐网站,万博体育安卓官方网下载客户端平台保证等级评定的结果是最大程度上的公正和公平,要成为疯子啦!”

白莎莉转转眼珠子,突然说:“我说浅浅,我觉得吧,我们俩应该去医院看看金少爷去。不管怎么说,他受伤是因为我们才引起的。”

“啊?不要吧……我不想再见到那个疯子了……”莫浅浅满脸的不情愿。

“你想啊,如果我们去了,好好地跟金少爷忏悔,道个歉,说不定他就不生气了,就不追究我们了,我们可就捡回来一条命啊!去吧,去吧,去吧。”

莫浅浅耷拉着脑袋,只得答应,“好吧,就听你的吧,看看他去。”

白莎莉笑了,“如果他很喜欢你,他应该会原谅他喜欢的女孩的好朋友的,对不对?”

“好绕。莎莉姐,你明显的是想把我送给那个疯子嘛。”白莎莉嘿嘿笑着,“我去跟领班打听一下,刚刚那救护车是哪个医院的。”

卧龙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