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速递

灯会谜案

茫茫人海中,我们每天都会和无数的人擦肩而过。你能记住那些和你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吗?这实在是一件有难度的事。但有这么一个奇人,他拥有超级惊人的记忆力,能够牢牢记住见过的每一张脸庞,过目不忘!  1.儿子失踪  鑫城这地方不大,过年的时候,鑫城灯会是远近居民最喜欢、最热闹的地方。  大年初一的晚上,楚欣带三岁的儿子康康去逛灯会,精致的造型、会发出声音、做出简单动作的各种花灯让康康惊奇不已。  康康被一个巨型河蚌造型的灯吸引了,河蚌的两个壳一张一合,还发出悦耳的音乐,康康看得目不转睛。楚欣笑着转过身,用手机拍了些照片,等她拍完转回来一看,发现儿子不见了!  楚欣急了,大喊:"康康……康康……"可在人来人往、热闹至极的灯会上,她的声音很快淹没在嘈杂中。  楚欣抓狂地寻找着儿子,见个孩子路过就拦下仔细看,可找遍附近,也不见儿子的身影。楚欣疯了一般,把绵延三公里的灯会现场来来回回找了个遍,直到人们渐渐散去,寒风袭来,楚欣才意识到,她儿子真的丢了。  楚欣一下瘫倒在地,"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颤抖着打了报警电话。  楚欣很快被带到了公安局,警察认真听她的描述,把楚欣所说的记了下来,并把她儿子的照片也保存了,声称他们一定会全力帮她找到儿子。  楚欣急不可耐,有些失控,问:"什么时候能把我儿子找回来?"警察有些无奈,委婉地劝她回去,有孩子的下落警方肯定会及时联系她。楚欣失魂落魄地走了。  楚欣成了祥林嫂,见人就哭诉她孩子丢了的事。好友陈珊珊都快被她哭诉得崩溃了,可又不忍看到她整天神神叨叨的样子。  陈珊珊有一个朋友叫林晨,是个刑警,于是她把这事告诉楚欣,让她出来和林晨吃个饭,看有没有好点的建议能帮到楚欣。  楚欣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迫不及待地答应了。陈珊珊把林晨约了出来,三人在一家茶楼会面了。  陈珊珊简单地和林晨讲述了事情经过,林晨听着听着,脸色突然变得很奇怪,几次欲言又止。等陈珊珊讲完,林晨对这件事却没有一句表态,推脱他有事,想先走了。  陈珊珊有些愤怒,这也太没诚意了!她愤怒地质问林晨,自己只是想问问有没有特别点的办法,帮楚欣把孩子找回来,可人家话才说完,他就想走人,这算什么?  林晨犹豫了一下,想了半天,终于开口了。林晨解释,他开始之所以惊讶,不是因为楚欣的孩子失踪了,中国那么大,走失的人口太多,就是报了案,基本上也难找回来。林晨感到吃惊则是因为,楚欣的孩子是在鑫城灯会上走失的。  陈珊珊比楚欣还急,追问:"这和鑫城灯会有什么关系?"  林晨说,其实,他们局里手上积累的案子,起码有五起儿童失踪案,都发生在鑫城灯会。说到这,陈珊珊和楚欣都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楚欣忍不住又像祥林嫂一样说开了:"早知道这样,我一定不会带他去看灯会……"  陈珊珊怕她情绪失控,林晨见状也不说了,楚欣这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林晨解释道,他们局当时把这几起灯会上的儿童失踪案存档后,他无意中从一个老同事那里知道,不光鑫城,省内好几个小城的灯会上,都发生过儿童失踪案,而且这些案子不是最近才发生的,可以说,持续了近三十年……  一席话,让陈珊珊和楚欣震惊不已。  林晨继续说,可能因为灯会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场合,灯会的举行往往都是晚上,而且人多热闹,孩子走失或被拐走,当时很难被发现,加上人多嘈杂,哪怕孩子有哭闹,也难听到或被发现。  诡异的是,这些灯会上发生的儿童失踪案件,一起都没有破获过。局里也从未对外公布过详情。  楚欣已经泪流满面,问:"那我的儿子永远找不回来了?"  林晨安慰她,灯会失踪案一直是局里重视的重点案件,奇怪的就是,近几年有了视频监控,还是无法发现失踪的儿童是怎么被人贩子拐走的。  林晨说:"不过……或许你们可以试试另一个办法!"  陈珊珊问:"什么办法?"  林晨说:"我知道民间有些组织,在帮一些人找回丢失的孩子,效果不知道如何,但你们不妨试试。其中有一个人,听说很厉害,经他手里找回来的孩子,就有三个……"  陈珊珊说:"才三个?"  林晨不以为然:"你以为三个少了?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过,那个人好像有点不同寻常,听说,他拥有特殊的方法……"楚欣迫不及待地要林晨说的那人的联系方式。林晨说,那个人叫于阳,专门办了间寻子工作室,到他那登记的人很多,让楚欣不妨去试试,有机会把孩子找回来最好。只是,对方的收费有点高……  楚欣忙打断林晨,说她不怕,只要能把孩子找回来,倾家荡产也愿意。林晨叹了口气,把于阳的联系方式告诉了楚欣。  2.身世之谜  楚欣按林晨提供的联系方式,很快找到了于阳的工作室。遗憾的是,于阳本人不在,一个女助理接待了她。  楚欣问于阳什么时候会在,女助理说,如果是为了寻找失踪的孩子,可以把她孩子失踪的地点、孩子的籍贯、口音、年龄、照片等相关资料留下,等于阳回来,会专门安排时间让她与于阳见面。  和于阳见面谈后,要预付一万元的定金。如果孩子找不到,这笔定金是不会退还的。如果于阳已经有线索了,并有五成把握找回来,要追加五万元寻人经费;等最后把孩子找到,确定是走失的孩子,要按照寻找的时间和难度,再付一笔不菲的尾款。  楚欣觉得要求不过分,答应了,把资料留下,并付了一万元定金。她正准备回家,有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女人,提着一个便当盒走了进来,问女助理于阳什么时候回来。女助理说车晚点了,可能要晚两小时才能到。女人"哦"了一声,没说什么。但是她放下便当的时候,抬起头,无意间瞥了眼楚欣,中年女人突然愣住了。  中年女人盯着楚欣看了好久,楚欣被她看得都有些不自在了。女助理也感到了异常,和中年妇女解释说,这是一个客户,来找孩子的。  中年女人回过神来,"哦"了一声,走了。女助理告诉楚欣,这是于阳的母亲,偶尔会过来看看儿子。  楚欣回去后,只想于阳快些联系她,早一天联系,儿子找回的希望就大一些。  第三天,楚欣终于接到于阳工作室的电话,说于阳有时间了,约她面谈。楚欣迫不及待地把时间地点记了下来。  终于见到了于阳,他是一个看上去挺清秀的男人,年龄大概和自己差不多。于阳盯着楚欣看,对找孩子的事只字不提,却说了一番让楚欣震惊不已的话,他说:"你儿子的资料我都看了,能不能找到,还要看机缘。但现在,我能帮你找到你的亲生父母,你相信吗?"  "什么?"楚欣只差没跳起来了,她是冲着于阳的寻子工作室来的,是为了找回在灯会上失踪的儿子,可于阳突然给她冒出这么一句,犹如晴天霹雳,楚欣被击蒙了。  于阳看看她,不再解释,说:"不信?回去问问你的父母吧。"  回家的路上,楚欣神情一直有些恍惚,她想起很多往事来。  上小学时,楚欣也听邻居窃窃私语,说她不是亲生的。她曾回去问父母,母亲说,那是外人嚼舌根乱说的,让她不要胡思乱想;还有其他疑点,楚欣父母的年龄,比她大了近四十岁……  楚欣突然有点乱了,孩子没找到,却有了新的问题: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这算怎么回事?  楚欣和陈珊珊说了这事,陈珊珊想了想,说,如果于阳真能帮她找到亲生父母,说明他很有可能也能帮她找到儿子,何不试试?  楚欣觉得有理,于是打电话给于阳,说她愿意。同时,楚欣也赶回了自己老家—水城。结婚后,楚欣就离开了水城,和丈夫生活在鑫城。要说楚欣的命也苦,一年前,丈夫出了车祸,去世了。  面对二老,楚欣撒了个谎,说有对中年人来找到她,自称是她的亲生父母,所以想回来问问二老。不料,楚欣的养母脸色变了,喃喃道:"他们到底还是找上来了!"  楚欣心一沉,看来,于阳说的果然是事实,她不是父母亲生的!养母和她解释,早些年,自己因为不孕,产生了领养一个孩子的念头,但那时候大家的经济条件好起来了,找不到穷人家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去了。后来,他们从人贩子手上买了一个女孩,就是现在的楚欣,当亲生女儿一样养着……  楚欣百感交集,想怨养父养母,又怨不起来,就算她们当初没有买下她,她一样会被人贩子卖到其他家庭,命运怎样也不好说……  3.一个怪人  楚欣来到于阳工作室,她想让于阳帮她把亲生父母找出来。于阳又不在,女助理接待了她。  楚欣控制不了好奇心,问女助理,于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见她一面之后,就敢确定,她不是父母亲生的。女助理想了想,坐下来和楚欣谈了起来。  女助理问:"你知道什么叫做‘脸盲症’吗?绝大多数脸盲症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记忆力整体上不如常人。"  楚欣纳闷地问:"这和我这件事……不,和于阳有什么关系?"  女助理解释道,于阳是一个极其特别的怪人,他有一种能力,和"脸盲症"是两个极端,就是他对人的面部特征有着超乎寻常的识别能力。他的记忆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只要他看过的脸,他就绝对忘不了。所有人在出生后,面貌都是遗传自父母,于阳有这样一种绝世罕见的能力:他只要见过父母和子女的脸,就能判断出父母和孩子是否属于亲子关系,哪怕孩子和父母根本不像,他也能看出来……  楚欣忍不住问:"这不是有点像亲子鉴定了吗?"  女助理笑笑:"我们老板这能力,有时比亲子鉴定作用还大呢。"  楚欣问怎么个大法,女助理说,于阳曾帮三对夫妻找回过孩子。有一对夫妻的孩子,是在幼年时就走失的,他们也只有孩子小时候的照片。于阳看了孩子小时候的照片和父母的面部特征,再看到那个幼年走失,现在已经15岁的孩子,依然能从他的面部特征,迅速判断出来他的亲生父母是谁。  楚欣惊呼起来,难怪于阳说要帮她找到亲生父母。于阳这能力也太强了,记忆超人啊!楚欣突然对找回儿子抱有希望了。她再次急切地问女助理,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于阳,她想见见她的亲生父母。  女助理说,于阳经常不在鑫城,因为他长期都在各地调查,一旦发现了他"记忆库"中面部特征吻合的人,他就会想方设法跟踪对方,再和父母的长相进行比对,进一步确认。那三个孩子,就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找回来的!  楚欣点头表示理解,让女助理等于阳一回来,就立刻联系她。  回去后,楚欣要见陈珊珊。陈珊珊正好在和林晨吃饭,就让楚欣过来一起吃了。  楚欣把最近发生的一切告诉了陈珊珊和林晨。林晨听着听着,慢慢皱起了眉头,等楚欣说完,他才说道:"不对,这件事有点古怪。"陈珊珊和楚欣都纳闷,问:"怎么古怪?"  林晨说:"楚欣是为了找孩子才去找于阳的。但是于阳在这之前见过楚欣的父母吗?为什么在看到楚欣的一瞬间,就判断出,她和现在父母并非亲子关系呢?"  楚欣一愣,对啊,于阳什么时候见过她的亲生父母?  陈珊珊想了想,问:"有没有可能,于阳在寻找失踪儿童的时候,在外面看过大量的面孔,其中有楚欣的爸妈。再次看到楚欣的时候,就对应起来了?"  林晨摇摇头,说:"我想过这个可能,但觉得不现实,于阳的面部辨别能力和记忆力再强,也不会长期记着所有的面孔。按常理,他只对他工作室存留有资料的人的面部特征进行记忆,再来寻找相对应的亲人,这个记忆力,按他这种能力,还在正常范围内。但他不可能把随意看到的全部面孔记下来,这超出人脑的范畴了……"  陈珊珊和楚欣也陷入到沉默之中。楚欣还想再说什么,电话响了,是于阳的女助理打来的,说于阳回来了,已经知道了她亲生父母的下落。如果她愿意和父母相认,需要再付五万元的费用。  楚欣接完电话,把这事和两人说了,表示她愿意现在就过去,她也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林晨和陈珊珊表示愿意陪她去,楚欣答应了。  4.千里认亲  汽车一路颠簸,于阳带着楚欣一行三人,来到邻市一个镇上。车子在一幢农家小院的楼房前停了下来。门口正站着一对约摸六十岁的老人,他们焦急地等待着,旁边还有两个青年。  几人下了车,陈珊珊看着那对老人,忍不住低声叫了起来:"我的天啊!"  楚欣忍不住问:"怎么了?"  陈珊珊的嘴努了努,让楚欣看那个老太太,压低声音说了句:"楚欣,你长得真像那人,真的是太像了……"  这时,那个老头已经老泪纵横地过来牵楚欣的手了,叫着:"悦悦,真的是悦悦,孩她妈,你看,她长得和你年轻时一模一样,就是悦悦,我们的悦悦回来了……"  老太走过来,一把抱住楚欣,看到楚欣后脖子上那块棕色的蝴蝶胎记,忍不住哭了起来:"真是我闺女,我闺女回来了……"  楚欣望着眼前的老人,和他们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哭够了,老人对楚欣介绍,旁边这两个男的,分别是她的大哥和二哥。当年万博体育信誉为你提供各类好玩的单机游戏下载,万博体育信誉拥有完善的游戏平台,万博体育信誉官网是一家知名的棋在线游戏网站,万博体育信誉官网页面提供一流的在线安全游戏产品,万博体育信誉一体化的平台,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家里就他们三个孩子,因为只有楚欣这一个闺女,所以对她特别疼爱。楚欣三岁那年,县里搞了次灯会,一家人跑去看灯会,楚欣围着一个莲花状的大花灯转圈圈,还坐进去跟着花灯一起旋转,那莲花一边转动,还时不时合拢一下。就在楚欣乐得笑呵呵,家人也没太注意的时候,莲花合了起来,等再次张开花瓣后,楚欣就没影了。父母急坏了,两个哥哥也帮着一起找楚欣,可再也没有她的下落了……这些年,他们想闺女想得茶饭不思,万万没有想到,现在闺女回来了!老人说着说着,又老泪纵横。  楚欣也是百感交集,泪如雨下。林晨却震惊不已,又是灯会!二十几年前,楚欣竟然也是灯会失踪的孩子之一,而楚欣现在的孩子也在灯会上失踪了,两者之间,是否有着什么关联?  林晨对于阳起了疑心,把这事上报给刑警队队长。  队长一惊,让林晨想办法暗中调查,不要打草惊蛇。  林晨以楚欣朋友的身份,陪楚欣去了于阳的工作室。见到于阳,凭刑警的直觉,他觉得这个人似乎并不像会犯罪的人。  林晨委婉地问起,于阳这个特殊的能力,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于阳解释说,有可能来自于遗传,他母亲也有和他相似的能力,都对见过的面孔过目不忘……  于阳提到母亲,楚欣的身子抖了一下。等他们谈得差不多了,两人出门,林晨马上追问楚欣,刚才为什么发抖。  楚欣说:"我见过于阳的妈……上次我来找于阳,就看到了她,她盯着我看,特别古怪。我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今天于阳说,他母亲也有同样的能力,我猜想,她是不是以前见过我,或者与我父母有什么关系?"  "啊—"林晨惊讶地叫了起来,他想了想,越发觉得于阳的母亲很可疑。  回到单位,林晨和队长说了自己的疑心,队长立即组织人手,对于阳的母亲进行了调查,这一查,竟查出一个惊人的事情来:于阳母亲年轻时曾做过人贩子,经她手里贩卖过两个儿童。但后来她主动投案自首了,自首的时候怀着身孕,肚里的孩子就是于阳。鉴于她当时自首,审判时又有孕在身,所以没有从重判处,而是监视居住地。期满后,因表现较好,只判了三年的刑。卷宗里记录,于阳母亲坦白,她是因为有了孩子,对曾犯过的罪孽深感后悔,所以才自首的。也是在那时候,她发现自己对人的面孔识别能力超强,被她拐卖过的两个孩子和孩子的父母,她都记得特别清楚。  掌握了这一事实,警方再去调查,于阳的母亲很快就说出了真相:楚欣恰好就是自己贩卖过的孩子之一!虽然楚欣已从一个三岁不到的孩子变成了孩子的母亲,但在万博体育信誉为你提供各类好玩的单机游戏下载,万博体育信誉拥有完善的游戏平台,万博体育信誉官网是一家知名的棋在线游戏网站,万博体育信誉官网页面提供一流的在线安全游戏产品,万博体育信誉一体化的平台,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楚欣出现在于阳工作室的那一瞬间,于阳母亲凭借那块特殊的蝴蝶胎记和面部特征,认出了这个小孩。她把这个信息告诉了于阳,想让儿子再赚一笔钱。他们全家的经济收入都来源于于阳的工作室,虽然找人很辛苦,但收入还可以,足够让一家过得小康了。  调查于阳的母亲时,林晨产生了个疑惑,一个男人如何能容忍妻子是个人贩子?他顺便问了于阳父亲的情况,不料,却获得一个意外的线索:于阳父亲叫于峰海,在当地是个远近闻名的花灯手艺人。  据说,于峰海不论是纸式花灯,还是新式的光电花灯,都非常拿手,那些彩纸颜料和纱线布帛,在他那灵巧的双手之下,就变成了活灵活现的各式花灯,非常迷人。  林晨觉得这一情况非同小可,马上报告了队长,队长立即派人去检查了楚欣儿子失踪时看的那个花灯,查出了端倪:贝壳状花灯制作得非常灵活,里面藏有一个暗格,不是很大,但容纳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儿童绰绰有余。  警方立即把于峰海控制了起来。经过审讯,终于得知了真相:于峰海年轻时就心灵手巧,但长得瘦弱,干不了农活。靠于峰海扎花灯的收入,远不够生存,毕竟灯会一般都一年才有一次。于是,于峰海利用自己的手艺,在制作花灯的时候,设下机关,在花灯内放置迷香,分量足够让一个儿童失去意识。于峰海他们不急,就让孩子睡在花灯内,等足够安全时,才将孩子抱走,并进行贩卖。  夫妻二人成功卖了两个儿童后,妻子怀孕了,她决定不再干下去,就去自首了。但于峰海依然和人贩子勾结,利用他的手艺,在灯会上设置暗格和迷香,拐了不少孩子,但这一切,于峰海都瞒着妻子。  于阳成年后,他利用遗传自母亲的特殊天才,开了个寻子工作室,于峰海才彻底收手不干。  警方查了这次鑫城灯会工程的安装人员名单,没有于峰海。于峰海知道瞒不住了,承认他收过两个徒弟,曾经伙同他一起在灯会上干设暗格拐孩子的事,后来他洗手不干后,那两徒弟自己还在单干。  于峰海把两个徒弟的名字给了警方。这一查,果然查了出来,顺着这个线索追了下去,直接破获了一起跨度达三十年的拐卖儿童大案,楚欣的儿子也有幸查到了下落。  一起陈年的旧案就此了结……

卧龙亭